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區 > 今日推薦 > 2019

柳暗花明春來遲

發布日期:2019年12月12日   文章來源:中國反邪教網   作者:
[打印本頁]【字體大。

  “師父說過,‘大法弟子’有師父的‘法身’保護著,誰也傷害不了!庇谑,秦芳趁他人不備迅速拿起熱水瓶,揭開壺蓋猛喝了一口滾燙的開水,一瞬間嘴巴和咽喉就劇烈疼痛起來。她立馬慌了怕了懊悔了,感到這滋味比面對事實難受多了。

  秦芳,女,1969年出生于廣西永?h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,父親原是當地一個小廠子的普通工人,母親在家務農。秦芳打小在家中做家務,同時照顧智障的妹妹,承擔著本應是成年人的責任。在這樣的家庭長大,秦芳從小懂事、乖巧,是一個讓父母很放心的孩子。

  到了讀書的年齡,父母對她寄予了很高的期望。秦芳讀書非?炭,但學習成績平平,到了初中完全跟不上學習進度,大多數科目都不及格,實在讀不下去了,只好選擇退學。就這樣,她和家人寄希望于讀書改變命運的憧憬破滅了。

  在家待了幾年后,秦芳頂了父親的位子成了一名工廠工人?25歲那年,工廠倒閉,她失業了。這時候秦芳父母想到了遠在廣東佛山三水工作的秦芳姨媽湯華芳,她在三水一個人生活,膝下無子嗣。一番聯系溝通后,姨媽很快就同意接收秦芳為她的養女,并把秦芳在老家的戶籍遷至她的戶頭下,從此,秦芳就由農村戶籍轉變成城鎮戶籍,成了城里人。

  為求身體好,成了氣功迷

  此后秦芳在三水靠打工養活自己,每個月領到工資后會寄些錢給遠在廣西家鄉的父母。在異鄉,她沒有朋友,但她有三大愛好——看書、聽音樂、集郵,這讓她的生活并不單調。20世紀八九十年代,武術、氣功熱興起,各種武俠小說、氣功雜志如雨后春筍般遍地開花。秦芳也接觸了大量武術、氣功方面的書、報紙和雜志,從中了解到香功、中功、菩提功等功法創始人的故事。秦芳由此相信有很多身懷絕技的當代高人,各種疑難雜癥手到病除,癌癥都不再是絕癥,小病小痛更是不在話下。

  在三水文化公園,每天早、晚都有各種氣功團體在練功,人群中男女老少皆有。秦芳心動了,可這么多功法,到底哪一個才是最好的呢?在新華書店里,她看到一本介紹凡騰功的書,據說連癌癥都能治好,于是買下了這本書,開始練習。

  秦芳身體沒什么大毛病,但小病不斷,三天兩頭扁桃體發炎、化膿,幾乎每個月都要發作,連醫生開藥給她都要比常規用量多一倍,還要打針,每次發作總要折騰半個多月才能好,打工的收入每個月都要送一半給醫院,這讓她很痛苦也很無奈。當時練功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想身體好,不用花錢去看病。

  就這樣起早摸黑,照著書本習練了三四個月,結果沒有什么效果,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,秦芳覺得這些書都是騙人的,至于公園里那些練其他功法的,一律要先交幾百元才能去學,效果不知怎樣,更覺得是信不過。

  找到“法輪功”,再也不撒手

  1998年2月,文化公園出現了一個新的功法練功點:“法輪功”。那里有人教功,看上去非常熱心。他們熱情地向圍觀的人群介紹這個功法,說是義務教功,不收錢,師父還有“法身”“法輪”保護練習者。

  在受過假氣功欺騙的秦芳看來,那些收錢才教功的,多數是騙子,因為練了功沒有效果也不會退錢,而敢說不收錢義務教功的,一定是高人,于是“法輪功”贏得了她的信任,她一頭扎了進去。

  因為對“法輪功”的相信,她對《轉法輪》也有了信任,覺得書里的話肯定是有道理的。按照書里的要求,她每天早上到練功點練功,晚上參加集體學法。在異鄉,她有了一批能交心的朋友。生活規律了,每天堅持運動,心情也好了,體質隨之改善。過去只要扁桃體一發炎,她就要趕緊吃藥打針,如果延誤一兩天,就會發展到扁桃體化膿,治療時間更長,花錢更多,F在扁桃體發炎也不怕了,她在心理上認為那是“業力”,“業力”消了,病也就好了,不用吃藥打針,何況徒弟還有師父管著,不會出事。于是得病的她照樣天天練功學法,不治療,但病痛真的在不知不覺中好了。秦芳不懂得這是心理和身體雙重得到改善、免疫力提高的結果,反而認為是《轉法輪》里說的,只要弟子真心修練,師父會在另外空間幫他們清理身體,把他們的病拿走。通過自己身體的改變,秦芳相信了李洪志自詡的他是一個濟世度人的大佛,是宇宙的主宰。

  由相信“法輪功”是真氣功,到相信“法輪功”的理論,到之后體質得到改善,她開始堅信李洪志是神,可以讓她“圓滿”。而神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正確的,她練功的目的由強身健體變成了追求“圓滿”。為了達到目的,她成了虔誠的弟子,所有行為都按照“法輪功”的要求去做,不敢有一絲差錯。

  以前秦芳有三大愛好,現在為了盡快提高層次,把所有“常人的思想”去掉,她在一個星期內把所有跟修練無關的“常人的愛好”全面杜絕:把借書證退還給圖書館,把所有歌曲磁帶丟進床底,寫信向親戚弘法時,把原來苦心收集的郵票用來貼信封。熱心人要幫她介紹對象,她也拒絕,她只想找一個練“法輪功”的人做終身伴侶,共同精進。

  為了避免“在常人社會的大洪流大染缸中被污染”,她盡量少跟人接觸,除了上班工作,回到家就學法、練功。秦芳的同事都覺察到了她的變化,明顯地話少了,和同事情感疏遠了。不明就里的同事還以為她家里發生了什么狀況。這時候秦芳的養母已經退休在家,秦芳把“法輪功”傳給她,她們兩人一起去參加集體學法、集體練功,在家里一有空就看書、交流心得體會,盡量不說與修練無關的話,不做與修練無關的事。學員們十分羨慕,說秦芳一家練功,家庭環境真好,秦芳母女也以此為傲。

  這種一心修練“法輪功”的狀態,在1999年7月22日被打破了。這一天,“法輪功”被國家依法取締,隨后電視臺相繼報道了1萬多“法輪功”學員圍攻中南海的“4·25”事件、圍攻天津教育學院和各地電視臺、火車站等公共場所的事件以及練功人走火入魔、殺人、自殺、自殘、拒醫拒藥致死的案件等。對師父充滿敬仰與膜拜之情的秦芳根本就不相信這些報道,她只相信是宇宙主佛的師父,相信“法輪功”是被人誣陷。對任何說“法輪功”不好的報道她都不聽也不看,不管政府說“法輪功”如何不好,自己覺得好,就一定要堅持修練下去。秦芳想起師父說過的“誰練誰得”,于是更加堅定了自己,并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,通過這件事考驗練功人是否真修,那些混日子、居心叵測的人就會暴露,被清除出去。

  于是,秦芳繼續在家里練功、學法。她想起師父說過的話:“修練人不要和常人去爭斗,說你好說你壞是常人的事情,自己修好了走了,讓常人去說吧!辈⒄J為“堅修不動”“靜心學法”才是師父的要求,所以沒想去上訪的事。

  秦芳母女一直沒能看到“新經文”,有一次“法輪功”輔導站的輔導員拿了些“新經文”給秦芳母女,她們還未來得及細讀,就被派出所收繳,秦芳養母被警告。這件事使她們更加謹慎,不再主動聯系其他功友,只閉門練功、學法。母女倆夜以繼日地手抄李洪志的“經文”、講法,以及《轉法輪》,每天沉浸在李洪志的法輪世界中,專注、投入、忘我,在外則想方設法游說已經不練“法輪功”的人轉讓一些沒上交的“法輪功”書籍給她們。

  2005年左右,母女倆決定把收集到的“法輪功”書籍、資料打包,帶回秦芳廣西老家,希望秦芳父母能習練“法輪功”,得到師父的庇護。她們的一廂情愿很快就碰了一鼻子灰,倆老得知秦芳及其養母練起了“法輪功”,感到萬分震驚和擔憂,苦口婆心地勸她們不要一意孤行,趕快放棄“法輪功”?墒菨M腦子“法輪功”的秦芳及其養母哪里還聽得進這些話呢。見勸其家人練功無望,她們只好返回三水繼續修練。

  在此期間,雖然沒有李洪志和“法輪功”的任何最新消息,秦芳仍然相信只要真修,師父就會管她們。通過長時間不斷反復地自學“法輪功”的“經文”,她們也越發覺得得法不容易,不能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,一定要修“圓滿”。

  至此為止,李洪志所承諾給她們的“法身”“法輪”“圓滿”,一個都沒有實現,但秦芳仍然一廂情愿地堅信這一切都是真的。僅僅是抄寫李洪志的“經文”、講法,她就用了150支以上的中性筆和各種圓珠筆,買了許多筆記本和練習本,復印的資料有多少都記不清了。李洪志說“多看書、圓滿近”“付出多少得到多少”“甚至你們的付出和你們得到的都不能成正比”,言下之意有超值回報,秦芳心想能不努力嗎?

  得知“新經文”,瘋狂講“真相”

  秦芳母女躲在家里練功的狀態在2006年底被打破。功友陳生夫婦2006年底和2007年初兩次到秦芳家,給秦芳母女帶去許多資料:李洪志在1999年被取締后到2005年間發表的“經文”、講法資料,有十多本,還有天安門自焚真相、預言、三退宣傳等十多個光碟,以及講“真相”的小冊子……這也是秦芳第一次看到“新經文”。

  在這些“經文”講法中,秦芳母女得知李洪志對“大法弟子”的“圓滿”有了更高的要求,不僅要自己修好,還要“發正念”、講“真相”,做好這三件事才能符合“正法時期大法弟子”的標準。對于像她們這些不出去,只顧個人在家修練的弟子,師父做了嚴厲的批評,警告再不出去講“真相”,就是不聽師父的話,不符合“大法弟子”的標準,就是幫助“舊勢力”,這是將來要淘汰的對象。正法時期,就要救度眾生,救度的人越多“果位”就越高。師父慈悲,不愿放棄任何一個弟子,所以對弟子們“一等再等”,希望弟子們珍惜修練的機緣,“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”。這些“新經文”讓秦芳母女大為吃驚,原來自己落后很多了,而且完全背離了師父的要求!

  2008年,功友錢伯夫婦來到她們家,又給她們帶去李洪志最近的“經文”和講法。里面的措詞更是讓她們感覺到,“正法”已經接近尾聲,再不抓緊時間就會徹底錯過“圓滿”的機會,還要面臨形神全滅、被淘汰的危險。這一切驅使秦芳母女下定決心出來講“真相”,她們雖然很害怕被抓,但更害怕失去“圓滿”的機會,落得形神俱滅的下場!

  起初,她們不敢去外面講,于是決定從自己家里人講起。秦芳和養母在2007年10月帶著李洪志的“新經文”和講法資料、“真相”小冊子等等,回到廣西,動員秦芳的父母“三退”,免得大難臨頭。但是秦芳父母根本不相信,反過來再三勸秦芳兩人趕緊退出“法輪功”,不要執迷不悟。其他的親戚對她們倆的講“真相”也持拒絕態度,反應冷淡。秦芳及其養母認為,他們都被“舊勢力”控制得很厲害,需要多“發正念”,鏟除他們周圍的黑手爛鬼。于是秦芳私自幫他們每個人都起個假名,打電話到美國辦了“三退”,覺得這樣他們的人身安全才能有保障。

  從廣西回來后,秦芳母女就開始向外講“真相”。秦芳養母負責復印資料,秦芳在西南街道各個小區將資料塞進住戶的門縫。資料的來源除了功友提供以外,甚至秦芳的一個阿姨從香港回來探親時,用來墊行李箱的“法輪功”報紙,也成了她們獲得“法輪功”最新信息的來源。她們為了獲取“法輪功”哪怕是一絲一毫的消息真是絞盡了腦汁、費盡了心思。秦芳母女還在人民幣背面寫上反動標語,到各大菜市場買菜時用。做這些事情時,她們一邊發“正念”一邊做,不敢掉以輕心。

  “這是每個大法弟子必須要走的路,要過的關!崩詈橹窘K于把秦芳及其養母誘騙成了聽話的工具。每去一次派發資料,秦芳母女就感覺又提高了一個層次,于是膽子越來越大,去復印資料的次數也逐漸頻繁,數量也越印越多。俗話說“上得山多終遇虎”,2009年9月22日,她們再次去復印資料時,被執法人員逮了個正著,受到了法律的制裁。

  至此,秦芳走進“法輪功”已經整整11年有余,人生有多少個11年? 這些逝去的歲月都無法重來。從28歲到40歲,人生的黃金階段她完完全全奉獻給了“法輪功”,而“法輪功”回報她的是法律的嚴懲。

  面對反邪教志愿者的探訪,其父親十分痛心地回憶起女兒:“沒練“法輪功”時秦芳是個孝順乖巧的女兒呀,會經常給我們寫信,向我們介紹她的生活,詢問我們的身體和生活狀況,每月發工資也一定會記得給我們寄些錢過來,自從和她養母迷上“法輪功”后,整個人都變了,信沒了,不再關心我們了,錢也不給我們寄來了,感覺這個女兒人間蒸發了,不存在了,心那個痛啊,勸也勸不了,不聽你的,感覺天都要塌了!我們是一丁點辦法都沒有呀!拜托你們一定要救救我女兒,否則她這輩子就毀了!”

  行路到窮途,回頭又一春

  這時,已被邪教思想牢牢控制住的秦芳正在經受一場精神上的沖擊。面對反邪教志愿者不斷呈現給她的事實材料,她根本無法接受和相信,認為這是對“法輪功”的栽贓陷害。秦芳感到不能容忍,可是又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證據去駁斥。終于有一天,秦芳悟到要用實際行動來捍衛法、證實法,“師父說過,大法弟子有師父的‘法身’保護著,誰也傷害不了”,于是,趁他人不備迅速拿起熱水瓶,揭開壺蓋猛喝了一口滾燙的開水,一瞬間嘴巴和咽喉就劇烈疼痛起來,秦芳立馬慌了怕了懊悔了,感到這滋味比面對事實難受多了。秦芳默默地接受醫生的治療,等待大家的嘲笑?墒虑椴⒉幌袂胤碱A想的那樣。志愿者日夜在她身邊陪護、照顧她,醫生天天來看她。經過半個月的精心治療,她的傷口漸漸痊愈了。

  這些親身經歷的事情,和“法輪功”網站報道的練習者遭到迫害、被活摘器官等大不相同,反而讓她想起,“法輪功”網站曾說過,天安門自焚事件參與者王進東是假冒“法輪功”學員,搞假自焚。秦芳開始懷疑了,自己喝一口開水都被燙得不敢再喝,王進東一個正常人,他就敢于為了拍這么一部戲,不惜以生命為代價,把自己燒成重傷?王進東、劉葆榮、陳果的自述,讓秦芳感覺到一陣陣心寒。一直以來,秦芳都非常相信“法輪功”炮制的所謂自焚真相,但是現在,這些自焚幸存者的言行舉止,使她確定他們真的是“法輪功”練習者,李洪志和“法輪功”網站為什么要極力否認?秦芳終于意識到自己上了一個很大的當,在李洪志的“經文”反復教唆下,他們悟到要以這樣的方式來“圓滿”一點也不稀奇。

  秦芳心中那個無所不能、德高望重、慈悲度人的“李大師”形象,一下子被現實擊得粉碎。這么多年,“圓滿”是她為之奮斗的目標!胺ㄝ喒Α币呀洺蔀樗钪凶钪匾囊徊糠。難道自己為之苦苦追尋十多年的“圓滿”美夢是個泡影?秦芳感到很絕望。

  當發現走在一條死胡同的時候,秦芳彷徨無措,她不想從頭再來走別的路。她開始懷念“法輪功”這么多年來帶給她的平靜、安逸的生活。自從練“法輪功”后,她可以不考慮工作前途,不找男朋友,不成家,不關心父母,什么都不用操心,無憂無慮,只等著成神成佛。秦芳沉迷在過去,想得津津有味,恍恍惚惚,F實世界離她很遠,別人跟她說話,她仿佛在另一個世界聽到,反映到表面,給人感覺就是神情呆板、目光呆滯。秦芳自己也知道,要面對現實,逃避不能解決問題?墒乾F實里沒有神佛、沒有神通、沒有大自在、沒有她感興趣的東西,她愿意封閉在“法輪功”虛幻的世界中,雖然這個夢早就破滅了,她仍然不想放手,秦芳感到自己真是無可救藥。

  幸運的是,秦芳遇到了許多有愛心又有耐心的好心人。兩位曾經癡迷“法輪功”、中毒頗深的過來人幾乎天天陪她聊天,給她講做人的道理,談他們自己怎樣從“法輪功”中走出來,現在的生活、精神狀態等,幫助她從法理上破除對“法輪功”的盲從,談人生應該怎樣過得充實……志愿者小蘇帶著她去參加各種集體活動,跳舞、唱歌、做游戲;心理醫師小馬定期對她進行耐心細致的心理輔導,推薦她看一些心理健康方面的書,鼓勵她勇敢面對生活、面對人生。

  不知不覺中,秦芳感到自己逐漸恢復了活力,對很多事情提起了興趣,和大家開始有說有笑,相處融洽,頭腦里不再是一團糨糊,開始理智地面對“法輪功”。

  當聽到封莉莉已患癌癥不治而亡的消息,秦芳驚呆了,封莉莉——國外的“法輪功”“醫學博士”,秦芳曾經看過關于她在講臺上感情真摯地宣揚“法輪功”理念的碟片,當時就很感動,欽佩她對“大法”的理解那么透徹。這么一個追隨李洪志多年,對“法輪功”忠心耿耿的,在患病后堅持練功不吃藥以身實踐“法輪功”的堅定弟子,李洪志都救不了,他還救得了誰?

  秦芳為所有像封莉莉一樣的追隨者感到悲哀,也為自己的過去感到悲哀,練“法輪功”的11年間從沒有吃過藥,當時還愚蠢地認為,是師父在保佑自己,F在才明白,那是自己沒有什么大毛病,再加上堅持不懈地鍛煉,增強了身體的抵抗力,以及保持良好心態的結果。

  正義終將戰勝邪惡,陽光終將驅散迷霧。秦芳從“法輪功”的精神控制下掙脫了出來,跳出“法輪功”再看“法輪功”,一切是那么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!“自己真是太無知、太愚昧了!”秦芳深深地自責與懊悔,“幸好明白過來了,沒有一條道走到黑呀!”這時秦芳想到了封莉莉的悲慘結局,心里又是一陣陣地發涼,后怕不已。

  回過頭來的秦芳充滿了羞愧與悔恨,對幫助過她的人充滿了感激之情,對“法輪功”則深惡痛絕。臨回廣西老家之際,她主動將其藏于三水居所的1068份“法輪功”宣傳資料全部上繳,其中包括:寫有反動標語的人民幣紙鈔合計62.5元、講法練功錄音帶42盒、教功光碟1張、書41本、手抄本6本、經文59篇、反動宣傳資料20篇、卡片898張。望著堆積如小山般的各種資料,她自嘲地感慨道:“這些垃圾,我以前竟然把它們看得比命還重!”

  幾年過去后,志愿者再次回訪秦芳,得知秦芳已經有了一份較為穩定的工作,感情生活也已經“開花”,期待著“結果”。

 。ü澾x自《36名邪教親歷者實錄》)

(責任編輯:徐虎)

反邪教網群

合作媒體

關于我們編輯信箱
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-1 
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
广西11选5基本走势 网上广告赚钱 pc蛋蛋幸运28神 香港特选六肖六码100中 中超最佳球员投票官网 2012年中超积分榜 qq麻将游戏大厅 永利棋牌客户端下载 足球直播360直播频道 股票开盘 天津四人麻将